_Y

【友卯/郭卯】你信邪吗

现代Paro
小道士郭得友x特殊体质(鬼怪方面)大少爷丁卯

我就是这么,高产。脑子里梗太多,大家想看的可以说一说,等大致剧情定了就可以嗨一两篇了☁️

第三章

丁卯被透过窗帘照进来的阳光强势叫醒了,昨天累了睡得也很香,摸了摸脸上确认没有口水,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理着自己睡乱的卷毛。听着外面有交谈声准备下床穿鞋出门看看,结果发现自己的拖鞋并没有在床边?突然想起昨晚自己好像是等郭得友等睡着了,顿了顿,看样子肯定是昨晚被郭得友把自己弄进房间的…自己才住进来就给室友添麻烦了。披了件外套,光着脚的丁少爷半梦半醒走出房间决定还是先往厨房走,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郭得友和一个红衣女子在聊天,正好郭得友抬头看到了他,他笑着挥了挥手做口型说了个早安,想起昨天郭得友说他会有一些客人,丁卯也就没管就继续往厨房走了…郭得友见小少爷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毛从房间里出来,迷迷糊糊看起来还没怎么清醒,披了件外套,宽松的稍长的外套显得那双腿更好看了,看着他慢慢往厨房走。
旁边女子见郭得友走神,顺着他的眼神皱着眉看过去,还没看见就被郭得友拉了回来,“看什么看?我室友,才睡醒没穿好衣服,你个姑娘家还回头看!”
“郭二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你室友刚睡醒,你看他那眼神可比你看见美女的眼神亮多了!”那女子甩开郭得友的手,“我不看看,万一你就找了个姑娘被我突袭撞破了呢,兰兰把房子租给你,你带些不三不四的人我怎么给兰兰交代?你这样我怎么给郭师傅交代?”
听着客厅里吵了起来,丁卯喝着牛奶出来决定看一眼,刚到客厅就只听见什么不三不四,什么交代…丁卯觉得这好像不是客人说的出来的吧。刚冒了个头,就被听见声响的女子用眼神转身抓住了,丁卯突然有点莫名心虚,这个眼神看起来不是很友善啊,被大量了小半分钟后,终于被放开了。
“郭二哥,你…”那个女子用微妙的眼神看向郭得友,郭得友瞬间慌了起来,“我,我怎么了,你别瞎想啊!”
两个人交换了一波眼神,女子依然保持着质疑,两个人眼神交流期间,小少爷已经慢慢地走了过来,“请问,我如果没听错,这位小姐你刚刚叫郭得友,郭二哥,你们是熟人吗?”
“是的,我们俩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郭二哥我了如指掌!我郭二哥喜欢吃肘子,天天自称人中龙凤,痞里痞气喜欢美…美人。我是顾影,是兰兰的好 朋 友~”顾影噼里啪啦说了一串,伸出手等着丁卯回应,丁卯笑着握住顾影的手,“顾小姐好,我是丁卯,我也是肖兰兰的朋友,也是你郭二哥的室友”丁卯握住顾影手的一瞬间顾影收了收笑容,瞄了一眼郭得友。郭得友看顾影也已经知道了就扶住傻笑的小少爷往房间推,“丁卯你还是先去换衣服吧,虽然顾影不像女孩子但是你穿这样在外面还是不太好吧,嗯?”丁卯觉得说的在理,就进屋去了。
“郭二哥,你这哪只是捡了个美人室友啊,你这是捡了个宝啊!”顾影靠过去用手肘顶了顶郭得友,“丁卯这个体质…你如果拉他入伙的话~”
“我知道,但是你看看这个大少爷,德国留学归国,还学的现代科学。你要我上去给他说,丁卯,你是童子命灵,灵性充沛,我,郭得友,一个道士,受师门所托一直在找你,希望你能帮我降妖除魔?”郭得友说完翻了个白眼,“我也想就这样把他拐了啊,但…”话还没说完,丁卯已经从房间里面出来了,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聊到我了?”看着小少爷好奇的双眼,两个人对视了一下,“我在给郭二哥说啊,他这个室友少爷,长得特好看!”顾影先站出来开了个口,“嗯,好看好看…”郭得友意味深长地笑着看着丁卯。丁卯看着这两个人明明就是有事不想让自己知道,拿他开涮呢,“是吗?有多好看啊?”丁卯可不想被他们当成个傻子玩。顾影见情况自己呆着有点多余,“啊,丁少爷,郭二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继续聊好看的问题吧!我先撤了!拜拜👋”顾影说开溜就开溜,“诶!”郭得友还没开口顾影就没影了。看能让自己下台阶的人跑了,转过去看着丁卯,“郭得友,虽然我们还不熟,有些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就明说,拿我开玩笑岔开话题我很不喜欢。”见小少爷有些生气了,郭得友蹭上去说了句,“是我不对,但是你长的好看是事实啊!那不是我昨天被谁迷的……”但是越说越小声。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郭得友去开门,进来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在门口郭得友和那人低声交谈了几句。他转身走向丁卯,皱褶眉头挠头说,“这个客人有一些比较私密的问题需要解决,他希望你先回房间回避一下,不好意思啊。”丁卯看了郭得友一眼,也不是开玩笑的样,就应下来回房了。但是求知欲旺盛的丁大少爷,没忍住就贴在门上想听清楚外面的事,不是想知道那位精英的私密,而是想知道郭得友到底是干什么的。

听着两个人的脚步并不是往客厅走,而是往隔壁,也就是郭得友的房间走去…小少爷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虽然他曾在德国呆了那么多年,但是……不不不,丁卯你把你室友想成什么人了!一顿瞎想,丁卯更想知道这两个人进房间干什么了。就看着一墙之隔,这边大少爷已经整个人都贴在墙上了。然后…

郭得友把客人带进房间,“吴先生,把衣服脱了,趴在床上吧”
丁:????模糊中只听到衣服脱了,床上什么什么的,丁卯觉得自己根本不冷静
郭,“吴先生,痛吗,痛的话请告诉我。”“嗯”
“请不要动,我会不太好控制的。”“哈哈哈哈,我相信郭先生的技术。”
“我会尽量轻一点的,这个肯定会痛,请忍住。”
丁卯这边就听了这几句就已经满脸通红了,他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还不停下来,这档子事…郭得友刚刚说的每一句话都在他脑子里打转,越转越觉得不妙。丁卯离开墙,冷静了一下。正在心里疯狂默念非礼勿听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啊啊啊啊—”。丁卯刚缓过来的的脸又红了回去!他觉得虽然郭得友,人不错但是这样下去他可受不了,丁卯准备去倒杯凉水冷静一下。

他刚开门,就看见一片黑影掠过…小少爷觉得肯定是自己头昏脑胀看花了眼,丁卯走去倒水,在倒水时他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脖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他抬右手准备摸一摸脖子,还没等他碰到脖子,一只手抓住了他右手,脖子上多了一只手在自己脖子上摸了两下。这一系列动作太快,吓得丁卯惊恐的回头,水洒在了衣服上。回头一看,这两只手的主人正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看见丁卯转身立马咧开嘴笑了起来,“嘿嘿,我看见你脖子上有个虫子,就把它弄走了”郭得友笑嘻嘻地说到,手又在这微凉白皙的脖子上多摸了两下。丁卯刚缓过来看见是郭得友松了口气,但是后面郭得友在他脖子上摸的这两下让他突然惊醒,弹了起来,推开了郭得友。脸上也挂着迷之红晕,郭得友不明就理,只是觉得这红着脸跳开的小少爷很可爱~“那,那个,郭得友,你的那个,咳,客人呢?”丁卯红着脸用眼角瞄着郭得友问了句,郭得友发现自己追着那个小鬼出来忘了吴先生,“噢噢,忘了,我们已经完事了,我去叫他。”小道士哼着小曲就往房间蹦去了。

吴先生从房间出来后也没有来的时候那么严肃,嘴角挂着微笑接连感谢着郭得友,然后就辞别了。而此刻的丁卯的内心是……那个完以后,有这么开心吗?郭得友,技术那么好?
郭得友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小少爷现在在想什么。

那天晚上郭得友把之前买的零食拿出来,出去买了点啤酒说要补上昨天的庆祝丁卯离家出走成功。

具体酒后干了什么,我们下一章再讲吧~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09)
©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