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Y

【友卯/郭卯】你信邪吗

现代Paro
小道士郭得友x特殊体质大少爷丁卯

前文麻烦点头像(*¯︶¯*)

前文提要:
大少爷丁卯后离家出走,通过老同学肖兰兰得有一个容身之所。室友郭得友行为略怪,但待丁卯甚好。顾影来访探得丁卯体质,明示郭得友拉拢丁卯。郭得友有客来访,丁卯隔墙偷听误以为郭得友是那啥…

(算是)第四章

而此时两个人为了补上庆祝丁卯离家出走成功,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呢。
丁卯白天贴着墙听完郭得友“工作”后即使现在有说有笑也隔了个三米远…郭得友也默默地觉得小少爷好像稍微有点刻意疏远了他,就看两个人,丁卯往右挪一步,郭得友跟一步,就这样一边喝酒一边一挪一跟,酒喝到差不多,丁卯也挪到了头。
郭得友因为身体和职业的原因很少喝酒,但配合小少爷开心也就喝地开心,哪知道傻开心的就他一个人。丁卯见挪到头了决定起身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去,悻悻正起身,就被喝醉了的郭得友喝住了,“丁卯!你,你在躲我!”丁卯也是半迷半醉,被叫住一脸要哭了的样子转身看着郭得友,“我,我没有啊!”
“那你从那边挪到这边,现在还站起来要走!”这一天多丁卯见过郭得友耍酷装疯,没见过现在这样的,看着还怪可爱。不知道是酒劲上头了,还是就是想捉弄这样的郭得友,丁卯弯下腰捧起郭得友的脸,四目相对,丁卯觉得这个画风好像不太对…然后手指一动开始揉捏起了郭得友的脸,看起来不觉得,摸起来倒是软软的,丁卯把郭得友揉成各种古怪的样子,自己倒是乐得不行。
郭得友本来就醉了,被这样揉来揉去,感觉自己快被丁少爷玩吐了,叫了还不听。没办法郭得友只得捧着面前这个少爷的脸准备把他撞醒的,但是云里雾里…郭得友发现有点不对劲,睁大眼睛发现自己本来准备拿额头让丁卯这小子停下来的,现在是他捧着小少爷不是额头抵额头,而是嘴对嘴!
郭得友酒是醒了,梦还没醒,觉得这少爷的嘴唇果然看起来,摸起来,都不如吻起来爽!郭得友倒是爽着,丁卯倒是憋红了脸,脑子里都是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郭得友觉得醉都醉了,便宜都占到了,管他是不是男的,亲一下又不会怎样。丁卯感觉捧着自己的双手力度加大了,有什么东西想撬开他的双唇。明白是怎么回事丁大少爷已经开始在心里疯狂地骂起了郭得友,极力抵抗着郭得友的舌头,斗争过程中小少爷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这些声音点燃了郭得友,都在嘴边了,反正也会被小少爷骂,不赚点什么血亏啊!
郭得友接着酒劲,狠下心轻咬了一下丁卯的嘴唇,“嘶…郭得友,你”趁着空隙小少爷吼了半句,后半句就被郭得友吞下去了。小少爷别说和同性接吻了,接吻大概都是头一遭,嘴里突然充满了陌生的味道,被郭得友带领着,感受着他唇舌的占有欲,丁卯被占有的不仅是唇舌,还有意识,整个人都软了…郭得友左手放开了丁卯的脸,拦腰搂住这个软萌的少爷,把他往自己怀里一拉,加深了这个吻,原来,丁卯不只是闻起来奶香温软,吻起来也是…早就当机的新手丁卯,被老死机带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怎么换气,闭着眼享受的郭得友,睁了一只眼,看着自家少爷快把自己憋死了,也知道这下放开,丁卯肯定不会让他再来的…那也没办法,郭得友离开前不甘心地深深地吻了一口,然后放开了嘴里的小少爷。
被放开的丁卯顺势靠在了郭得友肩上,疯狂补给氧气,郭得友低头看着这个像鱼一样呼吸的小少爷和那个粉嫩微肿的嘴唇,说没有成就感都是骗人的。郭得友还在自己暗爽,丁卯已经缓过来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郭得友,一句完整的话都憋不出来,眼泪倒是快别出来了,“你!我!刚刚,那个,怎么回事,你不是?难道你…?”郭得友笑着看着这个语无伦次还想讨伐自己的少爷,忍不住把他再次拉在怀里,像安抚一只炸毛的猫一样,“少爷,是我不对,今晚的事都记我头上。”
“当然都记在你头上啊!你虽然是干那种工作的,我不介意也不歧视,你也不能酒后拿我开刀啊…”丁卯说着声音越说越小。
“等一下?那种工作?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郭得友突然收住了笑容
迷糊的丁少爷埋着头像做错事的孩子,“我,今天在你工作的时候,贴着墙,我不是故意…好吧,我是故意要听的。”然后突然底气十足抬起头看着郭得友,“我哪知道,听到的都是,都是听不得的东西!”
“诶,不是,少爷你到底听见了什么,我没干什么不正经的啊!”郭得友皱着眉看着怀里这个傻少爷
“就是什么脱衣服,趴好,技术好,会不会痛,嗯嗯啊啊…”丁卯回想起白天的那些声音,脸又红了…
完了完了,少爷好像理解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但是现在又不能和他挑明,“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丁少爷,要是那样我还让你回屋?我不早让你出门回避了!”
丁卯仔细想了想,那么大声,他只要在房子里就听得见,觉得有点道理,“那刚刚那些你对我做的乱七八糟的是什么东西啊!感觉你轻车熟路啊…”
“那哪是轻车熟路,不是因为你什么都不会吗…而且真的是个意外,我本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丁卯瞪着他。“我不听了不听了,反正你都说了今晚的事都算你头上,我困了,我要去睡了!”小少爷自从被吻了后也不知道是酒迷人醉,还是人迷人醉,他只想快睡一觉醒来,忘了这次莫名其妙的插曲,他怕再继续聊下去又聊出什么事…说完丁卯踉踉跄跄地往他的房间走去,走了两步,丁卯突然转头警告了郭得友一句,“明天早上,给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就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进门前他还是回头给郭得友甩了一句软软的晚安,虽然很小声,但是郭得友喜欢得紧。
丁卯回房后,郭得友一脸傻笑地躺在沙发上回味起了今晚的种种~这个室友,我要他是我郭得友的!
这个时候的丁卯躺在床上一片混乱,喝了酒脑子不好使又想理出点什么,疯狂地抓着卷毛…
郭得友也关了灯回到了房间,两个人躺在床上各有所思,夜渐渐地深了…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真的像无事人一样。丁卯也再也没问过郭得友的工作,郭得友也尽量没有打草惊蛇地追求丁卯,每天两个人过着自己的节奏,相安无事的室友关系。

直到这天…郭得友的这个客人,又把他们俩的生活打乱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40)
©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