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Y

【友卯/郭卯】你信邪吗

现代Paro
小道士郭得友x特殊体质大少爷丁卯

前文麻烦点头像(*¯︶¯*)

我错了,我下次会冷静审视剧情再说今天开车这件事的(;´ຶДຶ `)我继续去把车开完。

第六章(中)开到车前面吧 


丁卯还没回过神,郭得友顺着车到开到了马路上,侧过头,丁卯隐约听见嗡嗡的几个字“抓好了”。车速突然飙升,吓得丁卯魂还没捡回来,立马紧紧抱紧了郭得友的腰,前面开车的那个人爽到飞起,原来这就是那么多男生一定要开机车带妹的原因啊!这条路沿着河,空气中带着水汽和高速的呼啸的风让后座的丁卯清醒了许多。夏天适合恋爱的原因,可能丁卯现在更清楚一点。双手死死地抱着郭得友,他的胸口贴着他的背,两个人只隔了那么一层,本来就很紧张的丁卯,心脏砰砰直跳,再加上从胸口传来了另一个韵律的心跳。丁卯觉得这种感觉,让他很乱,口干舌燥…但是他不敢收手,还是抱得死死的。丁卯侧着头看着路上的风景,他留德回国并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城市,他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好,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听着两个人的心跳。
丁卯还沉浸在这种让人迷醉的感情里,车突然停了,丁卯瞄了一眼周围,聚华大饭店?“喂喂,”郭得友拍了拍把他腰搂得死死的这双手,“丁少爷可以放一放吗,你要是没抱够,我们停好车继续抱好不好?”丁卯被提醒后,立马放开了郭得友。停好车,郭得友兴致勃勃地拉着丁卯就往聚华大饭店赶,“快快快,玩了招牌肘子就卖光了!”丁卯听着吃的也不想落下,立马跟着就去了。
两个人也不知道吃了几个肘子,美餐了一顿,郭得友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拍了拍丁卯,“丁少爷,买单吧。”丁卯瞪着眼看着郭得友一脸欠揍的样,“你不是要请我吗?你!”看着郭得友掏了掏兜示意没钱…丁卯也气呼呼地叫服务员过来,“麻烦买单。”“不好意思,刚刚这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服务员面带微笑地回答到。丁卯也面带微笑地转向郭得友,郭得友已经憋不住笑趴在桌子上了,丁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郭!得!友!很好玩吗?”“顺顺气,丁少爷,我就想逗你开心一下嘛”看着自家傻子被自己玩得团团转,郭得友笑得差点喘不过气。丁卯见郭得友笑得这么开心,脸都气黑了,服务员觉得很不秒,收住笑容就走了…
丁卯生气了,一句话都不想和郭得友说,也不想坐郭得友的车。小道士憋不住只能说要去对决的地方,硬是把丁卯拉上了车。小少爷腰也不搂了,肩也不靠了,也就抓着郭得友的衣服不让自己掉下去。郭得友骑着车在思考人生,他原来勾搭那些美女时用这招她们都会笑着娇嗔一句讨厌…在丁少爷身上这个效果偏差有点大,玩崩了。郭得友看了一眼太阳的位置时间应该是下午三点左右了,反正今天时工作日,不如去那里赎罪吧…
车停下的一瞬间丁卯就下车了,郭得友以为他还在生气不想多坐一秒,但等丁卯把头盔取下来看见那双正在发光的眼睛和笑得露出兔牙的脸,夏日的阳光打在他身上,郭得友倒是看来呆住了…他家小少爷简直是太可爱了!想日…(咳咳
所以用对付女孩子的招数不管用,得用对付小孩子的招数才行是吗,郭老二抬头看了看游乐场几个字,无奈地耸了耸肩把车停好去找早就不见了的丁卯去了。这个时候丁卯已经买好门票在门口等着他了,虽然内心纠结过要不要等郭得友,丁卯觉得带他来这儿的人虽然无耻但是确实是如了他的心意。郭得友整个人都是亢奋的,这个小少爷以后得天天都这样就好了~幻想才开始,就被丁卯拍在他胸口的门票给拍醒了,丁少爷自己心情是好了,但是看起来并没准备顺带宽恕他…
但是快乐总是很快就冲散了烦闷,从云霄飞车玩到大摆锤再是跳楼机再到碰碰车然后海盗船的丁少爷早就恢复了。时间过得也很快,从海盗船下来,天色已经渐暗了,看着玩疯了的丁卯郭得友哭笑不得,这个时候郭得友的手突然被抓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丁卯带着朝着下一个目标跑了起来。游乐场还有这个好处?看着丁卯抓着自己的的手,郭得友久久没缓过神来,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调戏这个小少爷,今天玩起兴的小少爷抓着自己的手感觉和他抓着丁卯的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郭得友…那个…首先你答应我不准笑!”郭得友回过神看着丁卯面对着他似乎有什么想说但不方便说的事,“我保证!”郭得友惹了小祖宗一次,哪敢惹第二次啊。“你…能陪我坐这个吗?”顺着丁卯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刚刚上灯的游乐场里面最抢眼的项目,双层的旋转木马。郭得友看着丁卯兴奋的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刚回头的丁卯看见这个郭老二又在笑,气不打一出来,“你答应了你不笑的!哼,我一个人去!”转身就向旋转木马走去,郭得友赶忙上前拉住丁卯,解释说,“我没有笑你啦,不,我的意思是我是在对着你笑,但是不是嘲笑的那种意思。”
“放开!”丁卯突然小声喝到,“你对着我笑还有几种意思?我一个大男人去做旋转木马又什么好笑的,放开我,郭得友。”突然的转变让郭得友慌了神,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我真的没有嘲笑你,我对着你笑…我对着你笑是觉得你可爱你好看啊!当然这个也没有觉得你像女生的意思,总之就是…”丁卯猛地抬头,双手pia地拍在郭得友脸上,把郭得友的脸挤的得变了形,然后这张脸笑得可开心了,边揉郭得友边说到,“逗你玩儿的~今天中午的事情扯平了~”
“哇,你这个可比我中午的时候狠多了!”郭得友扒下贴在自己脸上的手,解放了面部肌肉。“你刚刚没说完的想说什么啊?”丁卯突然问起刚刚未完的话。“待会儿告诉你。”郭得友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我说,走,去坐旋转木马,待会儿人多了可是要排队的!”郭得友说着就往旋转木马走去,丁卯也立马开心地跟上。
坐了好几圈旋转木马下来时间又来到了饭点。郭得友准备带小少爷吃点“垃圾食品”,让这个含着金汤匙出来的少爷尝尝那些没尝过的味道。丁卯对于吃的,本来只需要过两关:卫生吗,好吃吗。今天已经玩来只剩下“好吃!!”丁卯大口啃着鸡翅,看着丁卯吃得满嘴都是油,郭得友很自然地就用纸帮他擦掉。旁边桌的食客们,看了后就明白这对小年轻的关系了,也就少吃狗粮多吃饭…
吃完饭郭得友看了一眼时间,快到了。
“走,我们去坐一坐摩天轮吧少爷,就当陪我了。”
“我都陪了你一天了!”丁少爷说话凭良心,今天谁陪谁你心里没点数吗?这句话郭得友也就敢在心里闹闹…“好吧,那我就再陪你去坐坐摩天轮。”丁卯当然就只是为了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积极而已。
晚上的摩天轮当然是各种情侣的选择,排了老久的队,终于轮到他们了,进吊箱之前工作人员一副我懂的表情,拦住了后面准备一起坐的一家三口。郭得友点头表示了谢意,就算工作人员不这么做,他也会申请他们两个单独一箱的,毕竟有要紧事。这个摩天轮很大,除了地板四周都是透明的,转速较慢,一圈下来可能要大半个小时,吊箱也是八人空间的。两个人坐在一个这么大的箱子里,没有人说话,连对方的呼吸都听得清楚。丁卯趴在窗子上看外面灯火点亮的夜景,而郭得友只看得见丁卯。当转轮转了大概1/4时,
“丁卯,”“郭得友,”两个人同时打破沉默
“你先说…”又撞上了。“丁卯,你说吧。”郭得友先打破平衡
“我…我可能有点恐高…”丁卯收回了眼神看着郭得友
“可能?”郭得友笑了笑,起身坐到了丁卯身边,搂住了丁卯,让他靠在自己肩上“你别打我,这样你会好受一点。别看外面,看着我就行了。”丁卯没有吱声,也没有抵抗。“那你刚刚想说什么?”丁卯抬头看着郭得友。
“我想问你,你还记得我们之间打的赌吗?”
“嗯,但是今天都过来还剩几个小时了,你是不没本事找到鬼怪…找不到我也不嫌弃你了,你人还是挺好…”丁卯话还没说完,他们的吊箱刚好到最顶点,突然,摩天轮停了,吊箱里的灯也灭了,他慌乱地看向郭得友,这种情况要是在地面他丁卯倒是能冷静,但是在这半空中,他只能抓紧郭得友。郭得友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21点整。
“夏旺丙丁,巳午。巳午同属火, 丙、午为阳, 丁、巳为阴。丙火属阳,指太阳。丁火属阴,指灯火。夜晚不存在丙火,这四面透明的吊箱看得见满城的灯火。丑卯巳未酉亥属阴,此时为亥时。而你,丁卯你是童子命灵,本来就容易…”郭得友靠在丁卯耳边说着,“招鬼。”这两个字呼在丁卯耳边,郭得友感受到丁卯整个人一颤,“少爷,你往吊箱外看看,看看这个城市灯火上的亡灵。”
丁卯觉得自己害怕肯定是恐高害的,根本,根本就不存在鬼怪,他要赌赢这局。丁卯深呼吸了一下,把眼睛从地板郭得友的腿上往吊箱外面挪去…一边调整自己一边缓慢地看过去…而看出去后他扼住了呼吸,在这座城市灯光映照着的时身着各样漂浮在半空中的“人”,他们就悬在吊箱外面来来回回,忽然,丁卯觉得远处似乎有一个“人”和他对上了眼,一瞬之间那双充满血丝的双眼向自己冲了过来,眼看它马上就要冲到自己面前,丁卯却没办法闭上眼睛,惊恐万分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躲不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温暖的手轻抚在了他的双眼上,也听到吊箱被什么东西撞来轻晃。“别和它们对视,他们想找个身体寄住,和他们看对了眼就会被附身,但是你是我的。”郭得友继续在丁卯耳边轻声地说,“丁少爷,你这个赌,怕不是输给了我郭某哦。”
“我不信,这些肯定是你搞的手段!”丁卯挥开了郭得友的双手,准备证明给他看。郭得友没想到吓成这样的小少爷还敢挥开他,这就麻烦了…郭得友本意是自己搂着丁卯,自己的气息会盖住丁卯的童子命灵的气息,这个兔子现在蹬腿跳出来了,这半浮空的是比那接地气的弱很多,但是也饿很多啊,丁卯这站出去就跟一群饿得快死了的狼看见了一头大肥牛!丁卯刚站起来就看见四周的那些东西一窝蜂全拥过来了,郭得友为了安全在上升的过程中给吊箱设了简单的禁制,所以暂时这些饿鬼只能趴在箱子上觊觎这美食,丁卯看着这场景一秒认怂,坐下来看着郭得友眼泪都快出来了,“为什么摩天轮停了这么久都没人管啊!”
郭得友看着这傻小子,也是一脸无奈,“我们现在在阴阳交界,阳界的摩天轮还在继续转呢,而且这边时间过得比那边慢。我现在问你还证明不证明?”
“不证明了!”丁卯疯狂地摇着头
“赌输没赌输?”
“输了!”丁卯就想求郭得友别问了,感觉外面都快爬进来了。
“最后一个问题,喜不喜欢我?”
“喜欢!”最后一个问题好像不太对?
“我也喜欢你!”还没等丁卯反应过来,郭得友回了一句后就轻轻地在丁卯唇上印了一个吻。
郭得友看向丁卯,“他们不会惹我,但是他们会动你,他们不放我们,我们是走不掉的。”“那,那怎么办,你不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吗?”丁卯整个人都慌了。
“之前他们没发现你,是因为我搂着你盖住了你的气息…”话还在一半就看丁卯把自己抱了个满怀,头埋在自己的颈窝里,郭得友开心地回抱着小少爷,“但是你出来后就已经暴露了,他们不会相信你会凭空消失的。唯一的办法就是…”
“是什么,你他妈说啊,郭得友!”面对一只急红了眼的兔子郭得友憋住笑,“当然是让他们明白你是我的人啊…”
“我,我,我们都抱在一起了,他们看不见吗?!”丁卯觉得自己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东西
“他们看不见,他们靠的是对灵气和人气的嗅觉…”郭老二无奈地回答到…这个时候外面的鬼又开始冲撞吊箱,吊箱愈晃丁卯就抱郭得友愈紧,“小少爷,这个禁制撑不了太久,你知道一个人掩盖另一个人的气息只有一种方法。”
丁卯又羞又怕“我,我不知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吗?”
郭得友摆了一副认真的样子,皱着眉摇了摇头。“那…那你有办法让我看不见他们吗?”丁卯小声地问到,郭得友看见了胜利的曙光,“这个可以,我可以关掉你的阴界的视线。”
“那就……赶快吧…”丁卯越说声音越小,郭得友用左手盖住小少爷的眼睛,郭得友向外一瞪右手一挥,外面的那些小鬼就消失了。这些小鬼就是拿来吓吓小少爷,本来就想让他们演到小少爷承认喜欢他就行了,到这一步简直意外收获!“好了,睁眼吧。”郭得友松开手,丁卯小心翼翼地睁开一直眼睛扫视了一圈,发现确实都看不见了。“开…开始吧…我,我反正什么都不会…唔…”郭得友这次没让丁卯说完话,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没有酒精做催化剂,也没有排斥和抵触,多了近在咫尺的急促的呼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280)
©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