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Y

【友卯/郭卯】你信邪吗


现代Paro

小道长郭得友x特殊体质大少爷丁卯


前文麻烦点头像☆


第八章


吃完饭,郭得友去把碗盘洗了,丁卯回房间去吧衣服换了,虽然郭得友极力争取过帮丁卯换...“我收拾完了,需要我帮忙吗~”郭得友说着就往丁卯的房间摸过去,“不用,谢谢。”正巧丁卯从推门而出,撞上靠在门口的郭得友,“你靠在这儿干嘛?”“就顺道看看嘛,万一你腰不舒服需要我帮忙呢~”郭得友眯着眼睛笑着,说手就不老实地往丁卯腰上摸。

郭得友做好了被丁卯数落的心理准备,结果丁少爷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数落随手乱摸的郭得友。郭得友也发现了,自从丁卯说带他去一个地方后,就一直一脸心事的样子。换好鞋子,打开房门,郭得友一个请的姿势,“走吧,让我看看是什么让你心神不宁。”郭得友从来没被小少爷这样冷落过,他很不爽丁卯心里揣着别的比他重要的东西,看着丁卯还在走神,说完郭得友扛起丁卯就往外走。

“喂,郭得友!”思绪还游离在外的丁卯,突然被,“你别动不动就把我抬起来啊!喂!”“谁教你心神不宁,想谁呢,昨天晚上才和我...那啥了,今天吃了个饭就跟丢了魂儿一样,我又没在饭菜里下迷药。你是不是昨天那件事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旧恋啊老情人之类的放不下啊...”某人话里话外都是醋味,虽然还不知道丁卯要带自己去哪儿,但是就是心里吃味...“丁卯你还不否认!昨晚明明是你先说喜欢我的!”

闹闹嚷嚷到了车库,人到昨晚郭得友顾影换的小白车的面前,郭得友把丁卯放下,丁卯打量了一下这个车,“还说我的旧情人,你郭老二怕是有个现任吧,这个车一看就是个姑娘的...”郭得友见这次轮到这个小卷毛说话阴阳怪气了,也准备添把火,让他体会体会自己的滋味,“是啊,是个女孩子,长得也很可爱,说话也不冲,我说什么她都会回我...”示意丁卯上车,“车是我情人的,那你丁少爷上不上车啊?”

丁卯听了后脑子一蒙,“哦?有情人啦,那你郭得友昨天不是出轨了?”虽然气急还是上了车。

“那不是昨天情况紧急,你丁卯求着我~嗯?然后丁少爷也是个美人,我也不吃亏啊~”郭得友发动引擎,顺手拿手肘靠了靠旁边的丁卯,邪笑着瞄着丁卯。

“然后你的情!人!帮着你让你把我带回去?”丁卯这一问让郭得友哑火了,“敢问郭先生情人是谁啊?这么大度,介绍来给我认识认识啊!”丁卯乘胜追击。

“得得得...我错了少爷,这车是顾影的...”郭得友见势不对只能妥协,丁卯暗自笑了笑“所以,少爷,我们去哪儿啊?”

“城西陵园。”


听到目的地后郭得友也没多问,死者相关的事情,他郭得友虽然接触的多了,但是还是抱有最基本的尊重。

一路无言,车停在城西陵园,丁卯没有解释什么,郭得友也没问什么,两人下车后,丁卯在陵园门口买了两束花,就一前一后往里面走去。郭得友跟在后面,突然丁卯停了下来,郭得友扫了一眼墓碑上的名字:胡天明。

“所以,你想...”郭得友刚开口准备问丁卯,丁卯把花放在了碑前,打断了郭得友的话,对着墓碑,“天明哥,这是我回国后第二次来看你,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之前给你提到的室友就是他。我可能以前一直都没给你说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你一直护着我,陪着我,把我当做弟弟一样,可我早就没把你当做哥哥了...我心中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情感,当时年少我不明白,直到我出国前一晚,你带着我去河边吹风谈人生,我才明白...当时你说你明白,但还是叫我出去好好读书回来在说这些事...”丁卯顿了顿,沉默了一会儿,“我在德国期间听说你接管了公司部分业务,也很少和你联系,但是我回来的时候没见到你,以为你又出差去了,后来才听胡婶说.....我上次来就给你说了,我在国外的几年已经想清楚了我对你的情感,虽然你之前说过我只是对你太依赖的,但是,我当时是真的心里只有你...”丁卯停了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郭得友只能看着丁卯抖动的肩膀,而什么都做不了,他的心里真的住着一个人,不是他。

“好了,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这次,我带了一个混蛋过来,他痞里痞气,说话不着道,做事没正经,还天天折腾神魔鬼怪...但是他很温柔,会逗我笑,带我去吃肘子,去游乐场,为我做饭,没事就盯着我傻乐...所以我来来向天明哥征求意见的,我...我能不能把这颗曾经属于天明哥的心送给这个混蛋...它变了,它现在被一个叫郭得友的人填得满满的...我...”看着抽噎的丁卯,郭得友一把抱住他,让他在自己的肩上尽情地哭出来,郭得友知道这个小少爷经常憋着心事,而他只需要提供一个怀抱。

抱着丁卯,郭得友对着墓碑只说了一句,“胡先生,谢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护这颗心周全,没让它受伤。”

等丁卯平复了情绪,他们转身去买了香和蜡祭拜了一番,便和胡天明道别了。“郭得友我们去散散心吧,”丁卯先开口,“我终于把我心里最重的担子放下了...我想去吃点好的。”

“好啊,媳妇儿说了算,吃的我带路~”郭得友见丁卯哭了那么久肯定是饿了,搂着小少爷往小白车走去...

“郭得友你未免有点得寸进尺吧,谁是你媳妇儿了?”丁卯见不得他那个嘚瑟样。“刚刚丁少爷才真情流露,现在就不认账了,你小心我不把你的心还给你了啊!”看见丁卯终于放松了皱着的眉头,郭得友也开始打趣起来。

丁卯想了想,“那...你把你的给我当做交换啊。”

看着丁卯那双水灵的眼睛看着自己,郭得友用手指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它早就是你的了~”


TBC.



官方要搞事,我不搞,我要认真写甜文


但是,小虐怡情,小虐怡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67)
©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