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Y

〖友卯/郭卯〗与水·叁

武侠Paro

游侠郭得友拐走豪门少爷

青梅竹马,双向暗恋

上回说道:
郭得友睡着在丁卯身侧,丁卯清醒后望着郭睡颜,回忆起与郭儿时初见。郭得友醒后调戏小少爷,丁卯羞怒不服,两人在床上嬉笑打闹。收敛后的郭丁二人,眉目传神,私定晚上约见。

是夜,丁卯如往常一样在仕女伺候下睡下了。差不多亥时将尽子时之前,“叩叩”侧面的窗框传来了声音,丁卯听见声响立刻起身,没有点灯,摸索着去把那扇窗打开,月光下一个身影翻身进了房间。
“来,换衣服吧。”郭得友进房后递出了一套深色的衣服。从小时候起,他们每次溜出去,郭得友都会带一套自己的衣服给丁卯,毕竟小少爷的那些衣服行动一点都不方便。后来就夹杂了一些私心,看着小少爷穿着自己稍大一点的衣服,偶尔在不经意间能看见丁卯白皙的胸口。刚想到这里,郭得友抬头就看见了月下一副雪白的胴体,清色的月光描摹着丁卯的轮廓,丁卯嘴唇开合着说些什么,但是郭得友只觉得一股血气上涌,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丁卯接过衣服后就直接开始换了起来,转身看见郭得友直愣愣地望着他,以前他都会避开郭得友往里屋去换衣服,因为太久没半夜溜出去,今夜倒是没有在意这一点。
“郭老二,你在想什么呢?”招呼后见郭得友也没反应,此时他才感受到郭得友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才突然醒悟,丁卯觉得自己的双颊和暴露在微凉空气中的身体骤然温度飙升…他只能慌乱中加快了速度,随意地将衣服套上。
郭得友呆滞了小片刻,直到小少爷的胴体被衣物盖住…“呃…换好了的话,我们就出发吧。”郭得友说着,眼神避开丁卯无处安放…
“嗯…走吧。”丁卯也觉得气氛有点微妙,急着逃离这个地方

虽然很久没去过,但是这个路线两人都轻车熟路,郭得友牵着丁卯走到围墙边的一个歪脖子树,这一切除了两个人的心境都和以前一样,“来吧。”郭得友走到丁卯身后,手放在丁卯的腰上,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感觉他触到小少爷身体的一瞬丁卯一紧…“准备好了吗?我来看看这么久丁大少爷是不是长重了~”为了缓和一下这种奇怪的氛围,郭得友先开了口。
“唔…肯定重了啊,我都长高了那么多了!”丁卯小声嘟囔着回复着,语毕郭得友搂紧了丁卯的腰,往后退了一小步借力向前,右腿在墙上一蹬轻松站上了枝干,而后轻轻一跃站上了墙檐。小少爷不像小时候一样了,小时候每次这个时候丁卯都把他抱的死死的,突然郭得友心生一计,他悄悄的把搂着丁卯的手松了松,丁卯霎时觉得自己重心不稳,“嗯…!”下意识地攀上了郭得友,郭得友再次嗅到了丁卯身上淡淡的清香,达到了目的,郭得友当然就不露破绽地安稳地搂着小少爷安稳落地了~

落地后,郭得友叫丁卯等着,他往黑暗中走去。丁卯当然乖乖地等在原地,过了不久,就看见郭得友牵了一匹黑马走了过来。丁卯认识这匹马,这是他们一起学会骑马后他送给郭得友的,当时还是个小马驹,现在已经长得这么俊了,“你怎么把它牵来了?”丁卯轻抚着黑马。
“没什么,当然是为了方便啦!而且你也好久没见过玄色了,带它来让你看看,丁少爷送我的东西我可待它不薄。”郭得友踏着马镫骑上了马,向丁卯伸出手示意丁卯上来。丁卯握住郭得友的手,骑了上去坐在郭得友身前,他被郭得友围在怀里,郭得友身体向前倾贴在他身后,驾马出发了,丁卯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见不到你的时候,我都让它陪着我。”郭得友的气息打在丁卯的脖子上,小少爷缩了一缩脖子,努力劝自己别瞎想,郭得友说的是字面意思…
郭得友在后面,借着月光看着丁卯通红的耳根,微微笑了笑…
一路上,特别安静,除了路旁的虫鸣声和玄色的马蹄声,就只剩两人的呼吸声了。

在一片荒地,马停住了,郭得友见丁卯没有反应,便轻唤了两声丁卯,丁卯毕竟是个作息规律的少爷,在途中靠着郭得友睡着了。听着郭得友的声音,丁卯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
“困了吗?要不然我们还是折返吧…”郭得友当然觉得丁卯的感受最重要了,不然约出来有何用。“不用,就是有点困,好不容易和你再到这儿来,没事的。”丁卯也肯定不想轻易放过和郭得友相处的机会,不然哪知道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
两个人各怀心事,郭得友把丁卯抱下马,把玄色拴在了一侧的树旁。月明星稀,月光照亮了路,可路上难免各种枝桠石子,郭得友见小少爷还迷迷糊糊,虽然这条路两人曾经走了很多遍,但拦不住旁边这个少爷是个路痴啊。
“走到哪儿了,我们?”丁卯拉了拉郭得友的衣角,四处张望。
“别急,跟着我,快到了。”郭得友抓住了那只拉着自己衣角的小手,牵着小少爷继续前进。
从小到大,丁卯早就习惯了被郭得友这样牵着走,每一次郭得友总能让他感到安心,此时此刻她觉得只要被这个人牵着,无论去哪儿他都可以。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一片芦苇荡,郭得友走在前面为丁卯拨开层层芦苇往里面走去,没走一会儿视野便开阔了——一片临河的浅草地,点点银白,萤火虫在草间飞舞,似流动的光,伴着河水泛着的月光,像是天上洒下的繁星。
看着眼前的景,丁卯回想起了第一次郭得友带他来这里的那个夏日,那次郭得友惹了他不开心,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当作赔罪,晚上两个人摸出来来到了这里,那是他第一次见萤火虫,兴奋的什么都忘了,哪料夏日的夜晚霎时就下起了雨,两个人只得躲在旁边的芦苇丛里,把芦苇压低做成拱形尽量避免被雨淋湿。结果雨势不见小,倒是身着单薄的自己忍不住往郭得友身边靠,他搂着自己还说了句对不起,现在想起来还是小时候的可爱啊…后来自己靠着郭得友就睡着了,听说是郭师傅打着伞把他们找到的,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丁府,那事之后两个人还被禁足了半个月…
“怎么,又想起了,我第一次带你来这儿了吗?”郭得友扯了一些干草在地上铺了几层,说着盘腿坐了下去。
“是啊,我在想当时可爱的紧的郭老二~”丁卯笑着往郭得友走去
“来仔细看看,现在的就不可爱了吗?”郭得友伸手拉住丁卯的胳膊往自己一拉,“诶…!”丁卯猝不及防就向郭得友倒去。郭得友把丁卯拉在自己怀里然后向后躺下,此时丁卯就趴在郭得友胸口,眨巴着大眼看着郭得友,四目相对。
郭得友咧嘴笑了笑,“可爱吗?”
丁卯一拳捶在郭得友胸上,“可恶!”
“哦!”郭得友佯装受伤的样子无助胸口,一脸可怜地看向丁卯,“少爷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小时候我受了伤比我还着急,我擦伤了手小少爷还给我呼呼,现在居然下手这么狠…我的心好痛~”
丁卯听得脸红心跳,“什么和什么啊!明明…明明是你一点都不正经!小时候那些事老是拿出来提…”
丁卯一边说着一边从郭得友身上爬起来,平躺在了一旁。
“丁卯,”郭得友唤了一声身旁的人
“嗯…”郭得友很少这么认真的叫他的名字,丁卯望着郭得友,而郭得友眼睛只是看着天空
“如果…我说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你不仅不知道他喜不喜欢你,还因为各种原因,即使相爱,你也不能和他在一起,你会带着他私奔吗?”郭得友看着月亮,明明不是十五月亮却这么圆…
“我想…但是我不会…”丁卯看着郭得友,淡淡的说了一句
郭得友轻轻的笑了,“是因为放不下家里的事吗…?”语气中夹杂的一丝苦涩不知道掩盖住了吗
“不是的!”丁卯急忙否认,然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是因为…我怕他不喜欢我,换来的是他的不愉快……那你呢,你会吗?”丁卯想避开这个话题,转问向郭得友
“我会。”郭得友转向丁卯看着他的双眼,认真地回答,“我很自私,无论那个人喜不喜欢我,我都会带他走。”
丁卯避开了郭得友的眼神,“哦?是吗…” 望着月亮,“…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你也是。

郭得友很想说出这句话。


随缘小更,很初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65)
©_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