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Y

【郭卯/友卯】你信邪吗(迟到的七夕番外)


现代Paro
小道士郭得友x特殊体质大少爷丁卯


前文麻烦点头像(*¯︶¯*)


七夕番外


和郭得友在一起度过了两个月后,丁卯原来那些熬夜的习惯已经被郭得友磨掉了。终于,这天,丁卯在闹钟响之前就醒了。
他坐起身正准备下床,发现在自己床头多了个精致的小木盒,他没印象昨晚这儿有过什么盒子,而且这个盒子看起来有些年生而且价值不菲,他正准备打开看看,正巧郭得友推门进来。
郭得友一如往常的,做好早餐过来叫小少爷起床,本来今天准备了一些惊喜,结果进门发现丁卯已经醒了,手上拿着一个漆木盒子看着他…
“这个是什么?”丁卯抬头看着郭得友,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郭得友接过盒子端详了一下,红木做底,漆色看起来有所脱落,再加上这种雕花…还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他小心地打开盒子瞄了一眼,果然是这个。“丁卯,你…今天过节吗?”郭得友犹豫了一下问向丁卯,“也不对…你为什么会有这个?”
“什么节啊…我醒来就发现这个在我床头柜上,你先告诉我这是什么?看起来…像是什么古代大家闺秀的首饰盒。”丁卯交代完了所有他知道的事。
“今天七夕啊,”郭得友往丁卯床边走去,在丁卯身边坐下,“虽然现在大家都当情人节过,但是古代还是女子乞巧节,古代女子穿针乞巧,然后她们会抓蜘蛛关在小盒子里,第二日看蜘蛛织网的疏密来看乞得的巧是多是少…然后,这个盒子里装的是蜘蛛。”郭得友把盒子又递回了丁卯手里,“看来是谁送给你的…你有看见吗,应该是飘着的那种…”
丁卯眼神复杂地看着郭得友,接过盒子,“呃…我听懂了,我今天一早醒来就只看到了盒子,没看见送东西的人。但是,退一万步,我不是女子啊…它送给我干嘛?”
“这个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这个盒子上附着的气息看来,没有恶意,那个人怕是把你当做哪家小姐了,”郭得友说着一把搂过丁卯,“反正无论小姐还是少爷,都是我的!今天七夕,只准跟我好!”不知道在向谁宣示主权。
“是是是,是你的都是你的。”丁卯笑了笑。原来是七夕,怪不得肖兰兰说今晚的那个灯展一票难求。前几天碰见肖兰兰,肖兰兰给了他两张门票,说是灯展的叫他带着郭得友去。收下的时候没考虑到,但是现在想起来,为什么她要把票给我呢…郭得友难道背着他把什么事情都公之于众了?!郭得友看着丁卯脸渐渐泛红,然后越来越红,最后瞪了自己一眼,一下子什么都没反应过来。
“但是,这个盒子怎么办?我这样收着会不会不太好…”丁卯觉得眼前这个盒子还是要先处理掉,“郭得友你能把它找出来吗,我们把这个盒子还给它。”
这确实是个问题,这个盒子不还回去,丁卯就一直都会被那残存在盒子里的气息附着,那个人随时都能找到他,“它不出来,我也没办法找到它,”郭得友思考了一下,“你把这个盒子带上吧,说不定它待会儿就出来了。别担心了,有什么事我会在你身边。”
“走啦,快去吃早餐,都快凉了。”郭得友看着丁卯皱着的额头,用掌心去揉了揉他的额头,搂着丁卯起身就往餐厅走去。



丁少爷乖乖地被拎到了客厅,那个漆木盒子丁卯也顺手放在了餐桌上。看着熬好的虾仁粥,一边吃一边说,“郭得友,我觉得最近长胖了,我可以不用每天大鱼大肉的…”郭得友放下勺子,认真地看向丁卯从上扫到下,“我没有觉得胖啊。”郭得友挑嘴一笑,继续喝粥,“再说了,小少爷你呆在家里都能惹来小鬼送你礼物,出去了还有各种搂搂抱抱的朋友。万一哪天跑了呢,媳妇儿养胖了就跑不动了~”
“或者你觉得吃得太多了,可以喂给我啊,啊~”郭得友洋洋得意地张开嘴转向丁卯。小少爷舀了一勺粥喂到郭得友嘴里,就想堵住这张说不过的嘴。
“诶…你!”丁卯听着听着不知该气还是该笑,“我那次在天明哥面前明明已经坦诚相待了…”丁卯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盒子突然抖动了一下。
“它怎么了?”丁卯凑到郭得友身边地说。丁卯也愣愣地看着盒子“不知道,但是那气息主人好像有点生气。”“我…没说什么啊。”丁卯一脸疑惑。
“可能是你刚刚那样,它吃醋了。”郭得友一本正经地分析,“但是我之前对你的种种它都没生气,说明它比较在意你的态度。你不是想把它找出来吗,我现在有个办法!”郭得友眼神瞄向丁卯,挑了挑眉。
“你想让我把它,气出来?”丁卯一脸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的表情。郭得友点了点头,“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心有所属,心里的滋味肯定很难受,这样一来它肯定会出来和我拼命的。”“可是你…”丁卯觉得有道理,但是说起来他又担心郭得友。“我不会有事的,顺便我也很不爽,七夕还有人缠着我的小少爷!”丁卯忘了郭得友也是个抓着空就吃醋的主。
“嗯…那好吧,我试试。”



二人收拾完便出门了,郭得友找了个挎包把盒子装了进。话说回来,今天是小少爷第一次主动提出约会,还正好在七夕。丁卯当然不清楚这天是七夕,而郭得友可是很兴奋。
“为什么停在一楼,不该去楼下骑我的车吗?”郭得友见电梯停在一楼,丁卯拉着他就往外走。“我,虽然之前没有约过人,但是刚刚说好了今天由我主动,所以,今天不用你开车,我来。”明明说着正经话,但是郭得友见丁卯脸已经红到了耳根,主动的小少爷别有一番风味~包里的盒子一直在抖动,郭得友得意地对着包小声说了句,“再抖都没你的份!”
走到门口,郭得友先停下了脚步,“不是吧,大少爷,你开着法拉利带我去约会,怕是想包养我吧!”
“我有叫他们随便开辆车过来的…”丁卯往车旁站着人走去,不是别人是之前见过的鱼四。
“我不是叫你开辆普通的车就行了吗?”丁卯拉过鱼四,侧过身小声的问道。
“少爷,你不是说要约人吗,那从车开始就要现实出我们丁家的财力!我还在后座为你准备了其他必需品。”鱼四认真地回答着,“都是胡管家吩咐的。”
“你们!你们是要搞事情呐!而且胡叔明明知道我约的是谁!”丁卯也找不到话数落鱼四,只能忍一忍,“把钥匙给我吧。”鱼四就不服气了,“少爷不就是约那个小道士吗,后面那些东西你们也用得上的!晚上的你们…”“晚上我们知道回家!行了行了,别,别说了,你打个车回去吧!”丁卯听着鱼四越说越不妙…
“你们聊完了吗?”郭得友突然凑过来,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聊完了,上车吧。”丁卯慌忙地往驾驶座走去。“郭先生,做我们丁家的人是不会吃亏的!”鱼四拍了拍郭得友的肩,郭得友和鱼四对视了一眼,憋住没笑出来,点了点头,“明白。”



丁卯因为有点近视虽不影响日常生活,除了看书的时候他开车时也习惯性地戴上了金丝框眼镜。小少爷平时看书的时候可不让他在旁边盯着看,这次就能看个够了!郭得友盯着丁卯一脸满足。“鱼四刚刚和你说了什么?”丁卯认真地看着车,想着郭得友一个人坐着闷就想着和他聊聊天。“他说做你们丁家的人是不会吃亏的~”郭得友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想也是,我第一次被人用法拉利约着出去呢!”“咳咳咳…他,他瞎说的!”丁卯听了脸都涨红了。“怎么会瞎说呢?丁少爷长得也好看,家里又有钱,少爷如果愿意…”郭得友觉得换个角度调戏丁卯也很好玩。“我愿意!别说了…”丁卯拿郭得友一点办法也没有。两人一个负责调戏,一个负责手足无措,两人忘了盒子的事,而不知从何时起,包就已经开了一条缝,缝里漏出一双血红的双眼,一直直愣愣地盯着丁卯。过了一路。
于是从早上起丁卯带着郭得友去了近郊的公园,在公园的老树下和周围的情侣一起许愿绑红绳,中午带着郭得友去吃了猪肘子。而这些事情的进展一点都不顺利,在公园里,丁卯主动牵着郭得友的手,盒子会疯狂抖动,一放开就停了…两人许愿时,盒子还发出红光温度极高,烫得郭得友受不了…吃肘子的时候丁卯给郭得友夹菜,盒子直接带着包飞起来打翻了郭得友的碗…



吃完午饭,丁卯继续着他的约会计划。车停在一家叫做云知道的甜品店前面,下车前丁卯准备把眼镜摘下,郭得友突然抓住丁卯的手,“能劳烦丁少爷,这次能戴着它吗,我好补上平时看不到的差。”丁卯眨巴眨巴眼睛应下了。云知道是一家最近很火的甜品店,今天又是七夕,里面几乎坐满了人,或是年龄相仿的小情侣,或是三五结伴的女生,两个大男人走进去显得特别突兀…服务生迎上来说今天客满了,丁卯露出标准的微笑说,“我们预订了位置的,名字是丁卯。”服务员确认了一会儿便带着他们到了一个宽敞的角落,丁卯点了几分招牌甜点,服务员便离开了。
待到甜品上齐,郭得友还沉浸在新鲜感里,丁卯这边买这头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郭得友不知道小少爷突然怎么了,他温柔揉了揉一头卷发,笑着说,“你在道什么歉啊?”
“我…”丁卯红着脸眼中也带着泪光,“我第一次约别人,什么都不知道,感觉糟糕透了。从早上起,除了猪肘子,都是之前上网查的约会攻略…而且还有那个木盒子,也是因为我…这里还是攻略约会圣地…”
“噗!”郭得友本来做好了好好安慰小少爷的准备,但是小少爷一开口,他着实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我的小少爷,你怎么这么可爱!”
“有什么好笑的!还不是想约你出来,又想给你惊喜,才会去查的…”丁卯看着郭得友笑他笑得那么开心更是羞愤了。
“咳嗯…谢谢啦,这份惊喜我很喜欢,不需要道歉。”郭得友握住了丁卯的手,“今天份的惊喜还不够呢。”
“你不讨厌?”丁卯抬眼看着郭得友,小声地问道。
“只要有你在,怎么过,我都喜欢~”郭得友伸手扶了扶丁卯的眼镜,而后手往下移捧着丁卯的脸,丁卯闭上眼,两人互相吸引渐渐靠近。
突然,那个漆木盒子从包里飞出来,跳到了二人中间。小少爷的唇近在眼前又这样被这个破盒子打断了,郭得友终于怒了!“你是不是真当我收拾不了你!”郭得友指着盒子喝道,盒子也疯狂地抖动起来仿佛一点都不服输。“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对丁卯没恶意的份上,我早把你烧了!”
“嗯…那个…”丁卯想说点什么,结果郭得友起身走到丁卯旁边,把丁卯拉起来,他坐下让丁卯侧坐在自己腿上,把丁卯抱在怀里,“你看好了,这个,是我的人!”说完挑起丁卯的下巴,吻了下去。郭得友的舌头在丁卯的口腔中肆虐,没有放过一丝空地,丁卯被吻得快失了神,抽干了力气,但他还是锤着郭得友想让他放开,“嗯…唔…”金丝眼镜在亲吻中滑倒了鼻梁,上面布满了两人呼吸见带出的水汽,丁卯眼里嗪着泪光,脸颊泛着红晕,可是越是郭得友越不想放开。
同时盒子的抖动也越来越剧烈,突然,盒子自己打开了,然后什么事都没发生…
郭得友为了不让那个打扰他们的家伙跑了,不舍地放开了丁卯,想看看盒子的究竟,丁卯每次被郭得友这样强吻都像被夺取了呼吸,这次也只能靠在郭得友肩上失神地大口呼吸。
“喔呼……!”突然从四周传来的欢呼声,把丁卯拉回了现实,眼镜还在鼻梁上,他突然跳了起来,脸已经红透了。“再一个!再一个!再一个!”刚刚郭得友和盒子说话时就已经引来了周围的目光,然后郭得友还在大家的注视下…
而当事人和罪魁祸首还在较劲。盒子里是个三寸的小人…郭得友迅速地一把抓住了它把它定住,准备听小少爷的意见处置,根本没在意周围的情况。
丁卯在欢呼声中不知所措,从包里放了几百元在桌子上,拉着郭得友就往外跑,等郭得友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时,他已经坐在法拉利上了。



“你生气了?”郭得友戳了戳旁边脸鼓成球一样的兔子。“我没有…”丁卯否认到
“大家看到也没什么嘛,也就是让他们都知道我是你们丁家的,你丁少爷是我的~”郭得友当然知道怎么哄小少爷。“而且我不是顺利地抓住了这个罪魁祸首了吗。”郭得友把手伸到丁卯面前,他在手上设了一个小小的禁制,那个小人困在里面跑不出来本来还一直跺脚跳来跳去,递到丁卯面前时,便贴在禁制边缘往笑着呆呆地看着丁卯。郭得友用另一只手挡在小人面前,“不许看!”
丁卯挪开了郭得友的手,“那我看看总行了吧。”这个小人不仅只有三寸,还是个小孩儿模样,一个小孩儿送他东西干什么“它…能沟通吗?”丁卯望向郭得友。
“不知道,反正我说话他也不会听,倒是你可以试试。”郭得友耸了耸肩无奈地回答。
“你能听得懂我说话吗?”丁卯戳了戳禁制,小人开心地点了点头,慢慢地吐出了一个字“能。”丁卯准备和这个小人聊聊,见郭得友的手一直伸到自己面前也不方便,便翻身到副驾驶与郭得友面对面跨坐在郭得友腿上,两只手捧着郭得友的手…全车应该只有郭得友一个人觉得这个姿势很不秒。
“这个盒子是你送给我的吗?”丁卯继续和小人交流,“是的。”
可以进入正题了“为什么要送给我呢?”,小人埋头玩着手指,回答了一句,“你,好看。”郭得友忍不住插了句嘴,“好看也不是你的!”结果被丁卯瞪了一眼
“你原来认识我吗?”听到这个问题,小人抬头红红的眼睛看向丁卯,“认识。丁家。”
“我怎么完全不知道,你多久认识我的?”丁卯笑了笑。“一千多年前。”小人认真的回答,然后仿佛开窍了般开始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一千年前,小生听说丁小姐喜欢这个盒子,我买到了便去找你,谁料小姐已经不见了。现在小生把它送给小姐了。喜欢吗?”
丁卯听完懵了,郭得友拍了拍丁卯的脑瓜,“这个应该是暗恋你先祖的某位,然后为了把盒子送到而化的一份执念。”“但是它还是个小孩啊,谈什么情爱。”丁卯立刻追问道。“这只是那份念想被我为了定住而具象化来的,和它原本的样子没有关系。”郭得友耐心地解答,“你把它说服了,它便可以走了。但千万别告诉他,你不是那个小姐还有它和那个小姐都…”
丁卯又捧起小人,“我很喜欢,谢谢。”小人听见笑开了花,但是转瞬笑容一收问起了丁卯,“冒昧地问一句,旁边这个是小姐的情人吗?”丁卯愣了一下,笑着回到到,“是啊,他是我的情人。”
“那小生是不是没机会再赢得丁小姐的芳心了…”小人收回了灼灼的目光。“我现在和这个人在一起很幸福,所以可能无法回应你的心意了。”丁卯看了一眼郭得友,温柔地回复着小人,“谢谢你的青睐,我相信会有人更懂你的情,只是我已经没办法成为那个人了。”小人又贴了过来笑说,“小生明白了,小姐过得很幸福。今日给二位带来了很多不方便,还请见谅,漆盒送到了,小姐的心意也明了,小生也该走了。后会有期。”说完小人便化作了几点红光散了。郭得友打开包,里面的漆盒也没了。看着捧着手久久没放下,郭得友把小少爷搂在怀里,“好啦,小少爷别伤感了,各自有各自的情怨宿命,世间游离的魂也都是因为心中或多或少的执念才残存于世。而这些念散了魂就散了。所以我现在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段时光,我怕有一天我也化作一缕魂,在茫茫人鬼两世只为了再看你一眼…”



“咳…还有,你这样一直坐着是很危险的。”郭得友示意了一下坐姿。丁卯仔细看了看,之前根本没有在意,立刻一个翻身回到了驾驶座,“那…那我们就去下一站吧。”
在开往丁少爷准备的豪华晚餐的路上。“今晚能不能由我安排啊…”郭得友酝酿了一天试探地看向丁卯,丁卯听到晚上,晚上可不行,今天重头戏不就在晚上那个灯展吗!“不行!说好了今天一整天都听我的安排。”丁卯立刻回绝了郭得友的请求。
“已经一天了,这一天你给了我惊喜,晚上给我个机会回礼好不好?礼尚往来~”郭得友决定软磨硬泡都要让丁卯今天晚上按照他的计划走。
“不行,今晚的活动很重要!”丁卯严肃地回绝了郭得友。“那我们一二三一起说出各自的计划,择优!”郭得友觉得就算没有惊喜也要带丁卯去。丁卯觉得这个方法不错,至少能统一意见便同意了,而且他觉得他的计划肯定不会输。
“准备好了吗。一,二,三!”
“玫瑰花灯展!”两个人异口同声…
“这…”丁卯先开口,“肖兰兰给我的票,叫我今天带你去…”
“顾影给我的票,说你肯定喜欢…”郭得友也紧跟着抖罗出来。
“那就没办法推脱她们俩的好意了,我们吃完饭就去吧~”丁卯笑了笑,真的是没办法,还赶得这么凑巧。“嗯,我以为那丫头这么好心,原来是有同伙…”郭得友也笑了。







而郭得友和丁卯所不知道的是,顾、肖二人不仅为他们准备了四张票,而且还为他们包了七夕当晚的场。



以及胡管家和鱼四为他们俩准备的东西到底好用不好用。


我也不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75)
©_Y | Powered by LOFTER